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点点小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仿佛我的活,也只是一棵春天中洁白花树的简单生涯。不管是竭力盛放,还是静默颓败,都如此甘愿和珍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保罗·克鲁格曼:降息带来的麻烦  

2008-10-12 13:25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联合降息行动是正确的,但我并不指望它能带来多大提振效果——由于金融系统紊乱的状况,目前联邦基金利率与实际商业利率之间的联系已经非常微弱了。

一个近期的例子:在2007年7月初,即这次危机爆发之前,当时的联邦基金目标利率是5.25%,而30天A2/P2的商业票据(一般是那些信用度不高的借款人发行)的利率是5.4%。本周一联邦基金目标利率是2%,比危机前降了325个基准点,但是CP利率却是5.61%,比危机前上升了。

那么最近的降息是否对借款人有利?也许吧,但也只是利好他们中的一部分。传统的靠货币政策引导经济走向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。

 

以下是英文原文:

The trouble with rate cutsThe coordinated rate cut was the right thing to do. But I don’t expect much from it—becaus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Fed funds rates and the rates most businesses actually pay is very weak right now, thanks to the messed-up state of the financial system.

A quick illustration: in early July 2007, before the crisis, the target Fed funds rate was 5.25% and the rate on 30-day A2/P2 commercial paper—that is, CP issued by less-than-sterling borrowers—was 5.4%. On Monday of this week, the target Fed funds rate was 2%, down 325 basis points from pre-crisis levels, but the CP rate was 5.61%—up from pre-crisis levels.

So will this latest rate cut make any difference to borrowers? Maybe—but only to a few of them. We’re way past the point at which conventional monetary policy has much traction.

注:保罗·克鲁格曼(PAUL KRUGMAN)现为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公共事务和国际事务学院的经济学教授。他曾经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和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。1991年,年轻的克鲁格曼获得美国经济学会克拉克奖,名声大噪,克拉克奖被视为诺贝尔奖的重要指针,因此,保罗·克鲁格曼是诺贝尔奖的当然候选人。大约十年前,他的著作《萧条经济学的回归》发表,一时洛阳纸贵。克鲁格曼在1996年的《流行国际主义》一书中准确预言了亚洲金融危机。

这是他的博客地址:http://krugman.blogs.nytimes.com/

相关专题:专家博客点评全球金融危机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